学校概述

百年实小

校训 :完善自我 成就他人
校风 :求真务实 超越创新
教风 :扎实严谨 认真负责
学风 :勤奋刻苦 乐观进取

日伪统治时期(1940年2月 - 1945年8月)

  1940年春,日伪时期宿迁县政府为了粉饰太平,安定人心,由伪县公署民教科在宿城筹办本校及其他几所学校,其中设在富贵街款产处积谷仓院内(现在宿城中山路上海城北30米,金港花园东南区东南角)旧址的即为我校,校名为“城中小学”,当时校内有(东西)两进院,前门为主门在富贵街(现在为中山路),后门在小关庙巷,有12口房屋、东西门各一个过道间。地势为西低中高东平缓,院内成东西直巷形。学校当时有六个年级,四、二分段,五个教学班,一、三、四和五年级各一个班,二年级和六年级合为复式班。学生约120余人,老师9人。

  1940年2月学校开办之初,宿迁县民教科任命张建吾为城中小学第一任校长。1941年2月张建吾被日寇宪兵队逮捕杀害,由刘汉民任校长,同年七月刘汉民解职,由高鉴清任校长。我校老教师钱秉坤先生当年在我校读书亲眼看到的现象,那是1941年秋的一天早上,日本宪兵队全副武装闯进我校,把全体老师都抓去训话,说他们私通八路、通共党,并且对老师还用了酷刑,但全体老师没有一个屈服,反而更加仇恨日本侵略行径。那时许多小学生看到这种现象都被惊呆了,仇恨日本人的种子深深埋在心里。1942年2月高鉴清病逝,校长由王范文担任。当时老师有尹侠山、陈筱衡等人,至1942年底学校仍在积谷仓。

  1943年春,伪宿迁县政府把学校南迁至富贵街“赞化宫”院内,(现在为中山路上海城院内,由于黄运路扩建,面积缩小了许多)。学校同时更名为“模范小学”。1943年8月校长由陆筱峰担任。到新址后,学校规模扩大,有十个班级,为了进行教学实验,这十个班为一、二和五年级均为双轨,三、四、六年级为单轨,另一个班级为三、四年级复式班。1944年10月陆筱峰去职,赵莹华接替校长,大约在1945年4月张明生又任校长,当时学校老师有蔡佩荣、张老师等人,至1945年8月,日寇无条件投降,宿城第一次解放,模范小学随民主政府接办。

  日伪统治时期的模范小学,行政上归属于伪县政府民教科教育股,校长由伪县政府任命,教师由校长聘请。政治思想工作,由于日寇实行高压政策,由宣抚班直接控制。学校开办之初,曾派专人教学生日语,同时对师生的思想动态进行监视。

  学制及课程设置。学制分为四、二分段制,初小四年,高小二年,读完六年完小毕业,这在当时百姓中已算较高的学历。学校课程设置有国语、算术、日语、常识(从五、六分设地理、历史、自然)、音乐、体育、美术、劳作科。教材均为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编印。教科书特别是语文、历史、地理等充斥着“同文同种中日亲善”、“建设东亚共荣圈”等反动内容,当时学生地理书上的地图上硬是把我国的东北四省(黑、吉、辽、热河)划归伪满洲国。英语教材硬是充满奴化教育的毒素。

  学校奴化教育的环境布置。由于日本一心想侵占中国,他们强化奴化教育,在学校办公室、教学室和校内外墙壁上,到处都有布置“中日亲善共存共荣”、“建设东亚新秩序”、“建设王道乐士”“大东亚共荣”等标语口号。同样都是为进行奴化教育的目的服务。

  学校特殊的迎送活动。凡是驻城或外来的日寇军官,出外或归来,伪县公署都要组织学校全体师生送迎。无论是天寒地冻,风雪交加,还是酷暑炎热,雷雨倾盆,师生都必须站在西圩门外公路两旁等候。一般的都要等候几个小时,有时传令有误,一天也迎不到送不走,学生冻饿难忍,也只是满含泪水,不敢叫苦。教师眼看着六、七岁的孩子受到这样的折磨,也不敢放他们回家,只有用好言好语进行劝慰,如果把学生放走或带回,就会被扣上“共产党”“通八路”等罪名,逮捕或杀害,从而大祸临头(首任校长张建吾就是一例)。

  学校充满法西斯白色恐怖。日寇占领宿城几年来,对我校及全城教师教师先后进行两次大逮捕,说教师通共党,通八路,制造白色恐怖,杀害青年教师。1941年2月,日本宪兵队第一次对我校和全城教师进行大逮捕,施以捆绑吊打、电击、凉水浇、烙铁烫、灌辣椒汤、坐老虎凳等酷刑进行逼供,前后持续折磨几个月,全城教师其中受酷刑和判处死刑的有二十人,我校首任张建吾校长、肖天鲁老师等,因在师生中传播抗日救国进步思想,被逮捕后,与日本宪兵们不屈斗争,就是在这次与之斗争中被杀害的。1944年10月,我校多数教师因在学生中传播抗日救亡进步思想,又一次被日寇宪兵队逮捕,严酷刑讯后,虽然学校和家庭交保获释,但教师们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大家因之在白色恐怖下,怀着惶恐与仇恨的心情,进行工作生活和斗争。日军除了对老师是这样,对学生也不例外,日寇宣抚(fu)

  班派到学校教日语的日本人,完全采用法西斯教学方法,要学生绝对服从,稍不如意,就对学生辱骂、毒打、甚至以处死相威胁。因此,学生都视上日语课为畏途。

  奴化教育适得其反。尽管日寇千方百计地对我校各项工作注入浓重的亲日内容进行奴化教育,各科教材渗透着奴化教育的毒素来欺骗麻痹学生,为其灭亡中国培养驯服的奴隶。但谎言终究掩盖不了事实,学生们对日寇侵占祖国、屠杀、凌辱和糟蹋自己的父母、姐妹、亲邻、同胞的罪行却历历在目,深刻的认识到日寇的凶恶面貌和狼子野心,致使日寇的伪善宣传完全不为学生相信。事与愿违,日寇推行的奴化教育,倒头来之门落得对他们产生了深重的国仇家恨。由于我校教师怀着对日本人的仇恨,盼望自己的国家强大人民不受凌辱,他们把爱国之心寄托于共产党、八路军,寄托于孩子,寄托于教育事业,他们响应党的号召教育学生“要成为即知即传的小先生,勤问好学的小学生,手脑并用的小工人,抗战建国的小战士”。他们在受到日本人的折磨时,始终不忘与之斗争,认真教学、传授知识、播撒爱国思想,在提高学生的文化水平上下功夫,使我校学生爱国思想、文化知识提高很快,在当时的社会上享有较高的声誉,影响较大。

解放战争时期解(1945年8月 - 1949年10月)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沦陷达七年之久的宿城获得了第一次解放。我校师生和全城人民一样,为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欢欣鼓舞。宿迁县委和县政府为了发展教育事业,培养革命后来人,决定恢复全县城乡学校上课,立即委任蔡西野同志为模范小学校长,接办我校(模范小学)。

  蔡西野校长到任后,立即召集学校原来任教老师开会,宣布学校复课,学校校址不动,校名不改(模范小学),原来所有教师愿意留任的一律留用。

  当时宿城群众虽然亲眼看到民主政府干部与人民军队严明的纪律和民主作风,心里十分敬佩;但是由于日伪对共产党和民主政府的污蔑,老百姓长期受到反宣传的影响,加之对民主政府的方针政策还不了解,部分群众心存疑虑,送子女入学尚持观望态度。复课之初,当时学校才组成六个教学班,经过一段时间老师的宣传,许多学生又到校上课。学校到48年,由原来不足100名左右的学生已增到150名。48年学生中有石守信(宿迁著名画家)、黎玉科(实小黎士良父亲)、马广义、马广仁、仝德山、刘德理、葛克孝、丁振兴。教师有陈树勋(又名陈惠民任四年级班主任),孙克英任五年级班主任,还有陆裕淑老师任六年级班主任等老师。

  学制与科目。学校复课后,学制仍然是采取四、二分段制。当时学校课程设置为国语、算术、音乐、美术、体育、劳作,常识、高年级设置历史、地理和自然。由于教学目标与前不同,所以停止了日语教学。

  革命的教学内容。学校当时所用的教科书均为淮海行政公署教育处编写。教材把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宣传爱国、民主,歌颂党和人民军队以及生产支前等作为主要内容。把文化科学知识的传授与当前的政治——革命斗争紧密结合起来。学校的音乐教学也是以教唱革命歌曲为中心。通过各科渗透教学,使学生逐步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人民军队爱人民的阶级本质;彻底认识国民党发动内战企图摘取抗战胜利果实的罪恶目的。通过教育不但提高了学生的文化知识,同时也提高了学生的政治思想觉悟。

  革命的教学形式。日寇投降后,国民党蒋介石一心想反共反人民,内战一触即发,形式异常紧张,为了争取和平,反对内战,随着形式的发展,我校的教学形式也相应跟着变革,以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有时学校把音乐课搬到校外去上,一面教学,一面宣传影响群众,蔡西野校长编写了许多小调、短剧、快板让师生演唱,内容是揭露国民党发动内战的罪恶阴谋,动员人民团结起来,保卫抗日战争的胜利果实。

  另外我校还开展成人教育,组织社会青年开展识字读书活动,学政治、学文化,成立歌咏队,教唱革命歌曲。有时组织他们到大街游行宣传喊口号、贴标语、办黑板报…….。这些活动即配合了党的中心工作又提高了师生和人民群众的思想觉悟,产生了良好的效果,受到了党和群众的称赞,。就在解放前的1948年5月,学校又恢复了“宿迁县城中小学”校名,为迎来新中国的成立培养了大量的有文化人才。

  48年后学校向圆门北扩展3排房子,约扩3倍面积

解放后至文革前(1949年 - 1966年)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学校校址校名仍旧没有变动,只是学生和老师的数量在不断扩大,当时学校有12个教学班,一至六年级四、二分段,一至四年级为初小,五、六年级为高小,四年级毕业考试后,优秀生方可升入五年级高小读书,高小学制为两年,六年级毕业后升入中学,解放后从1950年7月到1960年7月我校共11届六年级毕业。

上图为60年毕业班学生和全体老师在学校北院内圆门前合影

  为了响应毛主席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号召,59年秋学校开始在一至三年级搞五年制试点班(时为大改班),不搞四、二分段制,五年级小学毕业,教材是县教育局57年从全县各校抽调老师通过调研编写的,把六年所学的内容压缩到五年里基本学完,并且有所扩展。校到文革前的1966年暑期老师有50人,学生近800多名,18个教学班。

  学制课程与教育内容:解放后学校学制一直为六年制,四、二分段,四年级初小毕业,优秀生升入高校。1959年秋开始试点五年一贯制,1962年校长刘继銮遵照县文教局苗泽亚科员的指示要求,搞试点班从全县抽调精干老师补充到我校来,当时刘校长利用全县视导机会物色人选,大兴小学侯雨振、晓店小学高效坡皂河小学胡居本等老师被抽调来了,后来县局又分配8个师范生进来,他们是王俊英、陈玲、智衡、陆跃先、张宜德、张承华、王功向等,到1965年,五年制基本在全校推开。当时课程设置为晨读、国语、算术、大字、作文、体育、图画、唱歌、劳动,到高年级增设地理、历史、自然。每周六天课,连晨读每天上六节。

  政治思想教育及活动情况:解放后学校一直对学生进行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教育,师生跟党走政治思想觉悟很高。为了影响社会,解放初期师生配合政府上街贴标语、游行喊口号宣传土地改革、镇压反革命工作,学校老师还担任成人识字扫盲工作,晚上为地方居民开设扫盲班,教他们认字学文化。有力的巩固人民当家作主新政权的成立。58年大力宣传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块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60年代初期,宣传与自然灾害作斗争,坚持学习渡过饥荒。

文化革命时期(1966年 - 1976年)

  文化革命时期学校校址仍然没变,学校实行五年制教学,学校学生和老师人数逐年增加,1975年学校已达到40各班级,76年逐年增加,到85年已达65个班。文革刚开始,学生和老师一面上课一面都参加了红卫兵组织。为了响应毛主席“学生也是这样,不但学文也要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的号召,同时根据“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使受教育者在德智体诸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劳动者”的教育方针,学校开设了语文、数学、地理、历史、自然、体育(军训)、音乐、图画、劳动(学工学农)课程。

  为了把学工学农学军落到实处,让学生体验实际感受,学农方面:学校由当时宿城镇政府在黄河农场划拨5亩地给学校作为师生学农劳动实习基地,每年稻麦两季产量很高,当时刨地、送农家肥、收割打粮都是师生体力劳动付出很多汗水,打下的粮食统一交给农场上交国家。学军方面:学校利用当时的体育课,请驻宿6425、6444、6443部队官兵给学生上军训课,学习解放军摸爬滚打的“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在学工方面:学校除了带领师生到附近的工厂参观,学校还办起了自己的工厂,有一个废旧塑料回收深加工厂;一个化工厂,专门生产化学胶套,供洋河酒厂等单位,蓝冠在线供不应求;当时工厂生产车间在学校一个角落小院(老校---现在上海城)不够用,79年搬迁到鱼种场附近,(也就是城南学校教学点旧址上重建,现在为项里景区东北区),同时在此建立教师生活区,后来由于厂房面积不够用,加之属于易燃易爆蓝冠在线在生活区危险,公安消防验收不合格,85年就和原城南大队第四生产队协商签订购买一块低洼地给学校在此办工厂(现在项里景区东南区约5亩),当时学校付给四队3000元地金,另带进一位孤独老人到工厂看门,学校对他活养死葬作为买地条件。后来工厂在原有的项目上,又上马印刷、服装、面包、纯净水等,纯净水“滴滴甜”是宿迁知名品牌,历任厂长有张鹤年、俞华斌、朱志基、李长林、张顺、沙卫国、陆海、朱学民、孔令成等,2011年由于建设项里景区需要,学校工厂只得服从大局需要拆迁停办,工厂历时约40年,在领导、师生、职工共同努力下,创造可观的产值和利润,作为勤工俭学供学校办学使用。

  文艺宣传队的扬名与初中班的建立。66年文革开始后,学校成立了“宿迁县城中小学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 演出形式有独唱、合唱、表演唱、舞蹈、数来宝、三句半、快板、对口词、京剧样板戏选段、器乐独奏合奏等;宣传内容主要是,宣传毛泽东思想路线,批判资产阶级封资修,歌颂工农兵先进人物先进事迹,抨击坏人坏事。演出地点到街道、去工厂,下农村,到部队慰问官兵,还多次被邀请到淮阴、徐州、连云港等周边县市演出。为了加强宣传队的师资力量,学校派出有文艺才能的朱志基、李云华、王瑞增、吴坤、马秀华等老师专门编剧、导演、作曲和乐器指导(吴老师原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乐队总指挥国家音乐家协会会员省音协理事下放来宿迁),后又特破例聘请部队退伍军人孙胜、何守勤为专业舞蹈、二胡、大提琴辅导老师,他们自编自演了许多喜闻乐见的节目,远近闻名,受到了广大工农兵的喜爱和欢迎,那时许多在校的学生家长都盼着把自己的孩子送进学校宣传队。69年9月学校为了保住原有的学校宣传队学生继续演出的连贯性,学校根据当时的教育政策和大环境附设了两个初中班,学制为两年,张荣坤为班主任,即留住了宣传队的学生,也留住了实小当时的辉煌。在当时实小宣传队培养出了一茬又一茬许多有名的文艺人才。如:潘兴文(宿迁市文联秘书长),苗爱华(国家一级演员省淮海剧院副院长),皇甫启林(淮安市文化局国家一级作曲家),李莎、束东花(省歌舞剧院著名舞蹈家、导演,省宿迁园博会晚会二人为总导演),胡立志(济南军区前卫歌舞团政委二胡青年演奏家),吴长璐(著名琵琶演奏家现侨居美国),吴伟(浙大毕业博士)-实小文艺宣传队从成立经历了15年时间,为实小创下了辉煌业绩。

  另外蓝冠在线线路检测学校当时还有腰鼓队、排球队,他们都很出名,排球队多次在淮阴小学生体育大赛中获得冠军,这些队伍一直延续到改革开放初期。

  中山路老校教学楼的建设,浸透着老师滴滴汗水。文革后期,随着教育考试制度的恢复,学校教育教学走上了正常轨道,实小在全体师生的努力下,教学质量的不断提高,赢得了上级领导的赞许,社会的认可,家长的高度评价,在宿城13所学校(城南、南关、东大、朝阳、城中、城北、工农兵(工商)、新盛、人民、东风(北关)、矿山、船民、**)乃至全县小学名列前茅。正是由于这样学校学生数猛增,原有的教学用房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再加之许多都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老式小瓦房,参差不齐,几乎全是危房,学校必须对老房子进行拆除,再建新房。

  1976年底,学校领导把学校现实情况向县教育局、宿城镇政府汇报,县局又向县政府汇报,县党、政领导十分重视,专门开会研究,决定委托县生产指挥组和县委组织部专门协调县财政局、县教育局、宿城镇政府等部门或单位落实学校拆除即再建事宜,要求他们尽快解决学校教学用房紧张问题。从此拆旧建新工作拉开了序幕,县常委组织部长周德部同志多次召开相关部门协调会议,研究落实县委县政府领导指示。宿城镇党委陈必文书记、卢福堂副书记也多次召开承建单位会议,要求保质保量。在县、镇组织领导下,学校也相应成立基建工作领导小组,校长李兆祥为组长主持学校全面工作,其中侧重点是新的教学楼建设,副校长张荣坤为副组长主抓教学和教师参与工地义务劳动工作,副校长许敬凤为副组长主抓基建办工作。基建办又成立物资外联采购小组由卢静秋任组长,专门负责经费筹集、物资采购、汇报进展情况,刘书玲、王志淮为组员,他们口号是宁愿跑断腿磨破嘴也要想尽办法筹到钱和物;同时成立内务组徐金广任组长,陈斌(陈清父亲)、朱维勤(朱学民父亲)、朱以民、尹胜芝、肖督友、蒋师傅为组员,专门负责现场监督、物品保管、收发、教师参与义务劳动的时间安排等。承建方为宿城建筑站(现在的宿迁二建),设计师赵光文、高尔富,项目负责人朱学良、朱学斌。那个年代建5000平米一栋大楼在宿迁没有,淮阴地区没有,乃至苏北也没听说有。建这么大的楼经费怎么筹集?计划经济时期物资怎么采购?老房拆了课怎么上?难题一个又一个。当时学校领导召集全体老师开会讨论3次,讨论激烈、发言踊跃、场面十分感人,最后一致同意,大楼要建,困难蓝冠在线线路检测尽量自己克服。建楼经费由外联组找县委后同意向财政局、宿城镇筹集。卸货劳力全由老师自己义务干,不花国家一分钱。门窗大量用的木材由县生产指挥组李岩批条,请求徐州煤矿二号井、六号井支援,极少部分从县木材公司购进。水泥由学校老师找亲属、朋友、同学、学生即各种关系采购,当时高宗喜老师(高伟老师父亲)从邳县、睢宁县,徐金广老师从徐州青山泉,卢静秋老师从沙洲(张家港),宋向林老师从淮北,还有宿迁水泥厂等地采购了大量水泥。墙砖用毛驴车从南蔡砖瓦厂运来,黄砂从侍岭口头砂矿运来。建楼历时3个年头,不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深更半夜,黄砂、水泥随时到工地,老师随时参加卸货,都是招声即来,争先恐后抢着干,李兆祥、张荣坤校领导带头干,陈玲(老)、汤儒斌、王义君、黄佑云、杜存玲、徐金广、王瑞增、钱秉坤、李云华、张庭江、马玉秀、戴书文、陆裕文、董祖珍、谢宜兰、卢静秋、朱以民、郑宏艳、黄宏志等老师都是拼命干冲锋在前,不怕脏和累,有时深夜水泥、钢筋来了也不等天亮就卸完了,白天还正常给学生上课,有时夜间劳动没有光亮,常常会有被工地硬物刺破身体那也轻伤不下火线,高温天气卸完水泥后每个人的脸只剩下两颗“黑葡萄”了。那个年代教师工资很低,除了生活就没有钱添置衣服,蓝冠在线线路检测在工地的年青人没有衣服换,夏天汗浸透的衣服只有夜里洗白天穿,所以当时蓝冠在线线路检测叫“八件套、扒上扒下”,意思是白天穿上身夜里扒下洗。实小5000千平方米的教学楼落成浸透着老一辈教师的鲜血和汗水,谁也没有提出要一分钱的劳动报酬。

  实行半日制,教学、建楼两不误。学校在拆旧建新时由于南半部分从东到西老式房子全部拆除,原有的用房只剩下北和西北部分,已不能满足全日制教学使用,在那恢复狠抓教学质量全县统考紧张时期,怎么办?通过大家反复讨论再与家长沟通,决定全校实行半日制教学,即上午班级作息时间早到校45分钟,晚放学45分钟,下午班级同样早来晚走,各年级教学室单双班级上下午调换使用,双周轮番一次,课程主要上语文和数学。由于新建教学楼东西跨度长,它是“凹”字形,施工队投入人力不多,都是在某一片或哪头一点作业,所以有的少数班级老师为了教学质量扎实提高不轮到上课时间,也把本班学生叫来,在没有建好的楼底层手捧着书本上课(太危险了,现在根本没有的现象)。有时需要帮助移动旧砖头的劳动就让那些下午没有课的师生干,从来没有哪个讲价钱不干的,大家只是想教学楼要早日建成。当年由于地方财政紧张,筹钱哪有那么容易?外联组天天跑财政局、到县里主要领导办公或驻地,有时他们一等就是一天或几天往往没有结果,今天要不到明天再去找,钱也都是财政千方百计挤出来的,所以我校建教学楼前后历时3年才落成。